2018新年獻詞:一場資本與政策雙輪驅動的圈豬運動已然到來

《農財寶典》新牧網 彭進 2018-01-02 11:14:21

2018《農財寶典》新牧網新年獻詞
《農財寶典》新牧網編輯部

時間最是無情,時間也最具有契約精神。眨眼之間,2018就闖到我們眼前,全然不管我們想不想見它。

在剛剛過去的2017年,我們笑過,哭過,奔波過,奮斗過。像一首詞里感嘆的,我們的身旁,已是懸崖百丈冰,猶有花枝俏——環保風暴日益兇猛,豬價卻保持盈利接近3年,歷史罕見!還有什么比掙到錢更讓人滿意?

這是老天眷顧養豬業?當然不是。

豬價的長期高企,是行業自然淘汰的結果,也是政策強制驅動的結果——禁養風暴讓一部分養豬人被迫退出了行業,另外的養豬人則分享到了行業震蕩的紅利。有人在墻內幸福地笑,自然也有人在墻外偷偷的哭。

這是一個變化莫測的時代。誰也說不準,什么時候,那柄達摩克利斯之劍就落到了自己的頭上。

中小養殖戶憂心忡忡,大集團卻在狂飆突進。我們發現,每一家巨頭都在尋找更多的土地養豬。

養殖巨頭如溫氏、牧原、正邦、雛鷹在按部就班地擴張,飼料龍頭如新希望、大北農、雙胞胎、傲農在瘋狂買買買轉型養殖,更不用說跨界資本也在大秀肌肉如網易就在江西高安建了出欄15萬頭的農業基地。

毫無疑問,出現在我們眼皮底下的,是一場受政策與資本雙輪驅動的圈豬運動——大集團瘋狂圈地養豬。站在監管者的立場,保障肉類供給,集約化規?;B殖更易于管理和約束;站在資本擁有者的立場,擴張并搶占市場是它的天性。

所以,不管我們喜歡與否,養豬業必然朝著某個方向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(養雞業的現在,很可能就是養豬業的未來——以集團化、公司化養殖為主力軍。)

想想兩百多年前發生在歐洲的圈地運動,我們自然就能理解當下中國養殖業的圈豬運動勢在必然。改革開放40年,中國正大范圍從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轉型。

養豬業經歷了散養時代、專業戶時代,目前正在大范圍進入工業化養殖時代(我認為,未來養豬業還會進入信息化智能化時代)。養豬場已經從農民的糞肥基地變成了一個個的工業生產車間,追求現代化的效率、規模、數量就成為行業的必然趨勢。

2017年,一頭豬平均掙400元左右,相當于純利潤25%,比起大部分行業,養豬給投資者的回報顯得極為豐厚。這不能不讓雄心勃勃的產業資本與眼界開闊的跨界資本心花怒放,更何況,政策力量還在支撐著他們。

有人說,中國的養豬業構成,將從以中小養殖場為主轉變到以集團化養豬企業為主,轉變過程還有五到十年,也有人說,留給從業者適應的時間只剩下三五年。除了動保企業因為技術含量高相對安全,飼料企業、種豬企業、經銷商等等大多數依托于養豬業生存的環節都會受到巨大沖擊。

這種判斷,恐怕并非危言聳聽。2016-2017,很多豬場已銷聲匿跡,有證券公司調研稱因環保影響減少的養殖量接近5000萬頭。與此同時,據農財寶典新牧網記者初步統計,2017年僅8家上市農企新增加的生豬出欄就超過1600萬頭,約等于半個廣東省的出欄量。

規?;瘓F增長的速度暫時還沒趕上拆遷減少的速度,所以豬價依然保持了較好的盈利水平。但是,行業結構變化帶來的行業生態變化,將是顛覆性的,居安思危的人們都已經開始重視并尋找未來。

種種問題,令人困惑。飼料企業除了做好飼料,是否要做點其它的?如果客戶變成了大集團,經銷商該怎樣提供服務?對業務員而言,倘若你的客戶都不見了,你要怎樣說服自己繼續奮斗?

在這場轟轟烈烈的圈豬運動中,我們生存還是毀滅,發展還是沉寂,確實是個未知數。結果,取決于我們的智慧、選擇、堅持以及運氣。

2018,容不得半點躲閃與逃避。希望,屬于未雨綢繆的清醒者,屬于順勢而為的摸索者。

愿每個奮斗者都擁有春天!

南方農村報、農財寶典、新牧網原創稿件文圖,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,嚴禁轉載、摘編或建立映像。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編輯部電話020-83003429
本文來源:《農財寶典》新牧網 責任編輯:張帆

標簽

  • 分享到
網友評論
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号码